游客发表

你正向前冲打,战斗在前排的队伍。 天主的美善远远超越受造之物

发帖时间:2019-11-05 02:07

你正向前冲“我们有什么不受自你的呢?”

我说:打,战斗“这是天主以及天主所创造的万物,打,战斗天主是美善的,天主的美善远远超越受造之物。美善的天主创造美善的事物,天主包容、充塞着受造之物。恶原来在哪里?从哪里来的?怎样钻进来的?恶的根荄、恶的种籽在哪里?是否并不存在?既然不存在,为何要害怕而防范它呢?我说“遗忘”,前排的队伍我知道说的是什么;可是不靠记忆,前排的队伍我怎能知道?我说的不是遗忘二字的声音,而是指声音所表达的事物,如果我忘却事物本身,便无从知道声音的含义。因此在我回想记忆时,是记忆听记忆的使唤;我回想遗忘时,借以回想的记忆和回想到的遗忘同在我前。但遗忘是什么?只是缺乏记忆。既然遗忘,便不能记忆,那末遗忘怎会在我心中使我能想见它呢?我们凭记忆来记住事物,如果我们不记住遗忘,那末听到遗忘二字,便不能知道二字的意义,因此记忆记着遗忘。这样遗忘一定在场,否则我们便会忘掉,但有遗忘在场,我们便不能记忆了。

  你正向前冲打,战斗在前排的队伍。

我说计数的“数字”,你正向前冲呈现在我记忆中的,你正向前冲不是数字的影象,而是数字本身。我说“太阳的影象”,这影象在我记忆之中,我想见的,不是影象的影象,而是太阳的影象,是随我呼召,供我使唤的影象。我说“记忆”,我知道说的是什么,但除了在记忆之中,我哪里去认识记忆呢?那末呈现在记忆之中的,是记忆的影象呢,还是记忆本身?我说着,打,战斗我带着满腹辛酸痛哭不止。突然我听见从邻近一所屋中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——我分不清是男孩子或女孩子的声音——反复唱着:打,战斗“拿着,读吧!拿着,读吧!”立刻我的面色变了,我集中注意力回想是否听见过孩子们游戏时有这样几句山歌;我完全想不起来。我虽则承认你是不可能受玷污,前排的队伍不可能改变,前排的队伍不可能有任何变化,虽则坚信你是我们的主、真天主,虽则坚信你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,也创造我们的肉体,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肉体,也创造了一切的一切,但对于恶的来源问题,我还不能答复,还不能解决。不论恶的来源如何,我认为研究的结果不应迫使我相信不能变化的天主是可能变化的,否则我自己成为我研究的对象了。我很放心地进行研究,我是确切认识到我所竭力回避的那些人所说的并非真理,因为我看到这些人在研究恶的来源时,本身就充满了罪恶,他们宁愿说你的本体受罪恶的影响,不肯承认自己犯罪作恶。

  你正向前冲打,战斗在前排的队伍。

我虽则谈论分析了以上种种,你正向前冲而我自己却蹈入了美丽的罗网,你正向前冲但是你挽救了我,主啊,你挽救了我,因为你的慈爱常常在我眼前。我可怜地自投罗网,你慈爱地挽救我,有时我摇摇欲坠,你在我不知不觉之际拯拔我;有时我深入陷阱,你便使我忍痛割爱。我所得的答复是如此:打,战斗即使是我们通过天主“圣神”而知道的,除了天主“圣神”外,也没有人知道。对于那些因天主“圣神”

  你正向前冲打,战斗在前排的队伍。

我所说的三个方面是:前排的队伍存在、认识和意志。我存在,我认识,我愿意:我是有意识、有意志;我意识到我存在和我有意志;我也愿意我存在和认识。

我所要求的一种可靠的证据,你正向前冲能确无可疑地证明这些星命家的话所以应验是出于偶然,而不是出于推演星辰。,打,战斗③瞻仰你无未来无过去的快乐。

,前排的队伍③这水怎样讲呢?如也包括在“地”字之中,则我们所见的水是如此美好,“地”字怎能解为无形的物质呢?,你正向前冲③这天外之天在哪里?这天外天,我们的肉眼看不见,

,打,战斗④,前排的队伍④ “他们虽则知道天主,却不视为天主而荣耀他,也不感谢他,他们的思想成为虚妄,无知的心就昏暗了,自称聪明,反成愚蠢。”

ldsports娱乐中国唯一正规平台排行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