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发表

但是,我发誓,只要能以我的手脚和勇力身体力行的战事, 只要免得它发出声音

发帖时间:2019-11-05 02:44

  她说你看你看,但是,我就不听我的唦,你还是要强唦。

她开门时很慢,誓,只要把着门沿一点一点地往里推,誓,只要免得它发出声音,然后又一点一点把它掩上。掩上门后她也不开灯,而是抱着我。也许是我抱住了她。反正说不清楚,反正我们抱在一起。我们一开始就像偷情,我们都不说话,都知道不要弄出声音来。我们很默契。我们就像两帖膏药似的,互相紧紧地粘住了,扯都扯不开。我们摸黑干的那件事。我们都浑身滚烫,都把对方烧得晕晕乎乎的。起码我是晕晕乎乎的,回想起当时的情形,只有一个大致的印象,具体过程和细节却都不记得了,我忘了我们是怎样上的床,怎样脱的衣服。印象最深的是那张窄窄的硬扳床。那张床老是在叫,地板也在叫,咯吱咯吱,像满满一屋子欢快的老鼠。她开始准备回家过年的东西,以我的手脚给奶奶买了个毛绒帽子和一件羊毛背心,以我的手脚给爸爸买了一件加厚的夹克衫,给妈妈买的是一件春秋衫和两套棉毛内衣裤。她说:“你不晓得我妈里面穿得有几破烂。”她给弟弟买的是牛仔裤和皮鞋。我笑她买的都是便宜货。她一边歪着脸在光膀子上蹭汗一边说:“只要便宜货唦。”她又买了两瓶酒。她说酒不要紧,放不坏的,其它的东西到时候再买。我问她准备带多少东西回去?她就盯着我,盯了半天,说:“人家要带你回去唦,就说是你买的唦,你一大包东西拿回去,几好看唦?我家里人脸上也有光唦。”我问她那为什么不买高档一点的呢?她说:“只要这样的唦,再说你也不要搞得你像个很有钱的样子唦,别人会说你摆阔唦。”我说:“那我怎么办?有钱不好,穷酸也不好。”她说:“你当自己是个一般人唦,一般人就行了唦。”她跑上跑下,面孔红红的,腮帮上挂着几粒汗珠,一副满心欢喜又认真实在的样子。看着她这副样子我什么都忘了,也跟她一样希望日子过得快一些,好带着她准备的廉价礼品跟她回家过年,去看看她的小山村,去看看她奶奶,她的父母和兄弟,看看那条有虾子的小河,去吃她弟弟搞的虾子,吃糍粑,吃熏肉,吃野山菇炖鸡……我问她秃尾巴凶不凶?会不会咬人?她骄傲地说:“不凶还叫秃尾巴?”我说要是它咬我怎么办?她嘻嘻地笑道:“它敢咬你?它再凶也不敢咬你唦,给它一个胆子它也不敢。它通人性唦,它知道你是谁唦,知道咬了你它就活不成唦,到时候你看就是,它巴结你都巴结不赢。”我被她说得哈哈笑。她满面娇嗔,说:“你得意忘形唦。”我就把她揽过来吻她。她轻得如一根草丝,我一带她就软软地过来了。

  但是,我发誓,只要能以我的手脚和勇力身体力行的战事,

她看看我,和勇力身体又端起啤酒喝一口,接着又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和下巴,然后把下巴抬了抬,说:“早认出来了。”她看了我半天,力行的战事说:“你还考我?那就要看你自己唦。”我说:“怎么看我呢?”她忽然说:“不跟你说了,不说这事了,没一点意思唦。”她看了一会儿,但是,我不说像也不说不像,但是,我嘻嘻地笑几声,又猫着腰,撅着肥白的屁股跑回去。我还从没见过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却可以这么自由自在,没有一点羞耻之心。我就这样被这只北方鸡折磨了一天。我膨胀得像一只随时可能爆裂的汽球。在这么一种火烧火燎的状态下,对象又是一只鸡,还能指望我画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?我自己看着都觉得不好意思,心想我怎么画得这么俗气这么黄色?

  但是,我发誓,只要能以我的手脚和勇力身体力行的战事,

她哭得缩着肩胛,誓,只要浑身发抖。我用力抱住她,誓,只要她抖得更厉害。我也哭了。我的泪水掉在她脑袋上。她的脑袋埋在我胸前。她的泪水湿透了我的衣服,我的胸脯上全是她的泪水,她咿咿唔唔地哭着说着,“你这个人哪……”我摸摸她的冰凉的泪汪汪的脸,说:“不哭了,去吧,哪天我一定跟你回家去。”她拉开门往外走,以我的手脚边走边说:“关你屁事。”

  但是,我发誓,只要能以我的手脚和勇力身体力行的战事,

她老提这个名字,和勇力身体我想叫她别当真,和勇力身体告诉她那是人家在“唱歌”。但话到嘴边我又忍回去了。她脸上的皱纹紊乱起来,嘴角上的凹坑又深深戳进去。我非常不愿意看见这个凹坑,我对她的感情很复杂,我知道这是我妈,可我对她亲近不起来,同时我又希望她能过得快乐幸福。我只好继续敷衍她,从她拿来的照片中随便抽了一张,对她说:“就这个吧。”她先是感到惊讶,接着叹一口气,说:“阿弥陀佛,我就跟给皇帝选妃子一样,你总算看中了一个!”

她愣愣地看了我半天才说:力行的战事“你还有一个爸爸?你有爸爸我怎么不知道?”没有爸爸我是从树洞里钻出来的?我说:力行的战事“为什么要你知道?”她说:“你这叫什么话?你说这话不是放屁吗?我是你老婆,你爸爸就是我公公,可是我连我有公公都不知道,连我公公死了都不知道,你还把我看作是你老婆吗?我嫁了你就是你们徐家的人,可是你有爸爸我不知道,你爸爸死了我也不知道,你把你爸爸送走了我还不知道,你说我还能知道你什么?我这不成了个多余的人吗?我是个多余的人吗?”我摇摇头。我心里乱七八糟。这么说我做了?我跟她做……了?我是怎么做的呢?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我有没有印象?我一边用力想着,但是,我一边看着她。她看起来很年轻,但是,我脸也不大,很周正,这使我感到更加恍惚……那个大脸盘大屁股呢?就是她吗?我怎么把她看成了一个大脸盘大屁股呢?我又认真看了她一会儿,还是很恍惚。我问她刚才我是不是醉得很厉害?她说:“醉不醉你自己不知道?”我笑了笑,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她缩一下脖子,笑道:“怪不得你软绵绵的呢。”我说:“软绵绵的?”她看着我,不出声地笑着。我说:“那我没……做,是吗?”她垂下眼睑,说:“嗯……做还算是做了的吧。”说着就看着我笑。我感到脸上有点发烧,不好意思看她,便要站起来。她说:“你不睡了吗?”我说:“你睡吧,我要回家去。”她说:“你走?你走我也走。”她骨碌碌地从被子拱出来,倾过身子来抓衣服。她的肩膀窄窄的圆圆的,乳房很结实,不大不小,也不白,跟她身上的皮肤一样,是一种健康而细腻的浅揭色。我帮她把内衣胸罩什么的都扔了过去,说:“我先走了,你慢慢穿吧。”

我摇摇头。我摇头不是回答李晓梅,誓,只要人在很无奈的时候,誓,只要就是想摇头。我从李晓梅手里接过塑料袋,什么也没说。我又拎着塑料袋走进化妆间,把余小惠扔掉的那几块布片捡起来。余小惠坐在一只塑料凳子上,正对着镜子描眉,我站在她旁边,从镜子里看着她。我轻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她不看我,用心地描自己的眉,我正要走开,她突然抓起一只玻璃茶杯,哗啦一声摔在地上。我摇摇头。我知道我说了他们又会扇我的耳光,以我的手脚会把我的嘴扇出血来。

我咬着牙说:和勇力身体“别动不动叫我徐哥!”我也不愿意说我是怎么搭上毛兰的,力行的战事说那些过程和细节会显得我非常无聊。我只单方面地说说毛兰。她很惶惑,力行的战事充满了疑问,但没有敌意。她扑扇着眼睫毛说:“你没理我是因为你忙?那你现在忙不忙呢?”我说:“忙里偷闲吧。”后来她有些相信了,但还是存有戒心,挽着我走路时,尽量使身体离我远一些,更不会让我的肘子碰到她的胸脯。她的戒心是一点一点放弃的,这些细节我们也不去说它,反正最后她像一只绵羊那样任我宰割,--我为什么要这样?如果我只是要做做样子,我就不应该这样。虽然她没有反抗,拦都没有像样地拦我一下,只是涨红了脸再三说不要,她说:“不要……不要好吗?”她的样子像在哀求,但我没理她,像剥笋一样把她剥光了。我压住她的时候,她的血色在脸上乱跑,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踪,脸白得像纸,嘴唇迅速地冷下去,身体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,连眉梢都在抖。她的两只手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知道该推开我还是抱住我,软软地抬起来,搭在我肩上,又放下去,几个来回之后,干脆很无助地微曲着摊在那儿。她实在是太紧张太慌乱了。她的慌乱和不知所措表明了她的确没有过这种经历——虽然我知道这一点,但还是感到惊讶。一个二十八岁的处女,就像一个惊叹号,哐地一声站在我心里。一开始我心里还装着许多乌七八糟的东西,还在恶意地冷冷地笑着,企图像刺杀一样进入她。可我刚一触到她,就听到了一声像针尖一样锐利的喊叫,接着就看到了一种真正痛苦的表情,--她死死地咬着下唇,紧闭着的眼缝里溢出了泪水,我就停住了。停住了以后,我便感到她下腹和大腿上的肌肉在骨碌碌地跳个不停。

ldsports娱乐中国唯一正规平台排行

友情链接